因果感应事迹 | 人和动物的转世轮回

因果感应事迹 | 人和动物的转世轮回

弥陀老爹带我穿越 今天

目录
轮回为人的狗
灵魂何时投胎
曾经轮回为猪的人
人可以转世为动物,恐怕谁都认为这是笑谈,但是面对一些真实的事例,就连科学家也无法解释这轮回的奥秘。

轮回为人的狗

在清朝俞樾所著的《右台仙馆笔记》里,有这么一则故事。在江西玉山县地方,有间叫做水南寺的古庙,寺庙的住持叫做月印,年约六十,是一位颇有修行的高僧,常常诵经修行,足不出户。月印养有一条狗,十多年了,颇有灵性,每当月印诵经时,一敲木鱼,这条狗必定会摇着尾巴前来听经,庙中之人,不管僧俗,见此情形莫不同感讶异。后来,这条老狗不知是染上什么癞病,皮毛掉落而且身有臭气,但依然每日前来听经。有一天,月印告诉他的徒弟说:“这条老狗染病颇令人讨厌,你们把它拉出去杀了!”徒弟听了都惊讶万分,但因月印平日庄严持重,弟子都不敢违逆,只好将狗叫出,但又不忍心杀它,只好暂时将它拘禁,不让它前往听经。但是过了三天,这只老狗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出来,跑去听经,月印看到它后大惊失色,对他的徒弟说:“你们没有杀掉这条老狗,可能因此坏事了!”于是赶紧命令他的徒弟赶到某村某姓人家去探问,果然发现这户人家中有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,生了三天都还生不出来,生命垂危。连医生都都束手无策。

月印得知后说:“你们不忍心杀狗,难道就忍心杀这个妇人吗?这条狗不死,妇人腹中的胎儿就无法出生!”因此命令徒弟杀掉这条狗后,立刻再去某家探询。果然,那位妇人已经生下一个男孩了。月印跟他的徒弟们说:“这条狗因为听经得善果的缘故,将托生为某家的孩子,以后会小有禄位,我可能看不到了,你们或许可以做个见证。

等这个小孩年纪稍长,常常到庙里来,而且每次都会依依不舍的离去,月印常常摸着他的头说:“善哉!你果然不昧宿根,但因你还有个小富贵未享,不适合留在这里。”等这个小孩长大后,果然做了小官,家中亦颇有积蓄,到了晚年时,就常常寄宿在庙中,并大力出资整修老旧的寺庙和供养庙中的和尚,后来活到七十余岁才离世。

这个故事有一个有趣的重点,就是灵魂何时入胎的问题,有的观点认为在受精的一刹那,灵魂就入胎;有的则认为是在出生的那一刻。底下,有个真实的故事,或许可以稍稍解答这个令人困惑的问题。

灵魂何时投胎

阿迦曼尊者,是泰国的一位高僧(已于1949年圆寂),这是他亲身经历的一则故事。

有一年,当尊者旅居于某个村落时,有一个受他感化很深的老妇人,来请教有关她禅坐时发生的一个问题。她说她昨天晚上,当心思达到高度专一的时候, 她突然看到一条微细的线从“心”中跑出去,她感觉很诧异,决定跟随它,结果她发现这条“线”竟然跑到她的侄女的子宫里去了。等老妇人从禅坐中出来,感到极度不安,因为她的侄女当时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,因此她前来请教阿迦曼尊者。阿迦曼尊者闭起眼睛,沉思了一会,然后张开眼睛告诉她说,等下次她静坐时,如果再看到那条“心线”,必须要以极坚定不可动摇的决心“剪断”它,如果她的心意不够坚决,死后必定“再生”于她侄女的子宫内,因为她的心一直被她的侄女所吸引着。

两天后,老妇人很高兴地告诉阿迦曼尊者,当那条“心线”又出现时,当下她就以极坚定的决心剪断它了。第二天晚上她再度静坐时,她发现那条线已经了无踪迹了。奇异的是,当老妇人剪断那条“心线”后,她的侄女就流产了。

尊者的弟子听到这个奇异的事件后,很感困惑,就一同来请教尊者,尊者告诉他们,一个人的心意是非常的微细而难以觉察的,如果没有开发禅思,是很难去防护它的,这个老妇人因为非常钟爱她的侄女,以至于潜意识的心意“溜出去”,即使她仍然还活着,但已为她的来生准备了地方,如果她没有觉察或无法下定决心剪断这个牵系,那么她注定投生于她侄女的子宫内,成为她的女儿。

由这个故事发现,一个人虽然还没有死,但因为“心力”的作用,不管是意识的还是潜意识的,都已和来生的去处有了联系,而对自己的“来生”产生了“形塑”的作用,也就是说,尽管我们每一个人都还没有死,但我们也都同时在参与或决定我们来生的去处或样貌,只是愈接近死亡,“心力”就愈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而已!

因此灵魂什么时候入胎,确实因人、因缘而定,并无什么定规,因为即使不入胎,灵魂和胎儿之间仍可产生某种联系的形塑作用。

曾经轮回为猪的人

动物和人的相互轮回在一般的典籍中最常见到,是人和猪之间的轮回。因为在中国,猪是肉类的主要来源,因此生为一只猪,自然免不了被宰杀的命运,所以,投胎为猪,不只是一种悲惨的宿命,还掺杂着因果报应的涵意在里头。下面这个就是关于人猪轮回、令人闻之悚然的故事。

有个台湾人在一次宴会上与一位董姓立法委员的太太同桌,闲谈中得知,董姓夫妇虽然应酬繁忙,但自早年起即茹素,因此他好奇地问起缘由,董太太说,那是因为她舅舅的缘故。她舅舅说能记忆起多世前的事,并说他是猪投胎过来的,而且还当了不止一世的猪,还向她描述猪被宰杀时的痛苦。他说当猪被杀死后,痛苦并不就此结束,仍然对肉体有非常敏锐的感觉,当猪肉在菜市场被买回去后,凡是把猪肉剁得愈碎或煮的时间愈长,猪就愈痛苦。尤其是将猪肉做成火腿,需用盐侵入皮肉内,还需经过风吹日晒等过程,期间所受的痛苦实非常人所能了解。更甚的是,此种痛苦必须等到人们完全把火腿吃完才结束,也就是说,一只猪的痛苦不在于死后结束,必须等到人们把所有的猪肉吃完才结束!他说他不知道做了几世猪了,数都数不清,每当想到曾为猪时的痛苦,仍不免胆战心惊,他说本来阎罗王还要判他这一世再做猪,他听了吓得赶快拔腿就跑,但判官很快就抓起一把猪毛往他背后丢来,所以他今世背部仍有一撮猪毛,说完脱下衣服,以显示他所言确实不虚。董太太说,自从听闻舅舅的故事后,两夫妇从此即断除一切肉食。

无独有偶,有一个署名“既明”的作者,也曾在一些报刊中讲述一个他亲见其人的故事。

他说,在1937年,当他旅居四川西昌的光福寺时,有一天清晨下山,欲入城办事,山下有一湖,要入城须先乘船渡湖,当时乘船者十余人,其中有三四个牧童,年约十一二岁。他发现当中有一牧童,总把手插入腰中,以衣服覆盖,好像怕别人看见。开始时他并未特别予以注意,然而不久后,另一个顽皮的牧童突然将那牧童的手拉了出来,结果牧童的那只手竟然是一只带着毛的猪蹄,当时同船看到的人都感到十分地震惊。此时,同船的一个当地老者解释说,这个牧童能记起前三世的事。据牧童说,他前三世都转生为猪,当被杀死后,挂在街头出售时,每割一刀,都感觉痛彻肺腑,直到完全出售后,魂魄才能脱离再度转生,他记得前两世都是如此。但在前世,当他被宰杀后摆在街边贩售时,过了很久仍未卖完。当最后仅剩下一蹄时,他感觉痛苦得实在无法忍受了,因此猛然用力一挣扎,这时魂识突然脱离猪蹄而脱胎,虽然幸得人身,但因剩下一蹄的“业债”还未还请,所以累及今生,犹留一猪蹄。

摘自《探索·发现》第1005期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

作者: suifo

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