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论法师:我的厌离娑婆和欣往极乐的心哪去了

本文系佛论法师出家前所作。

每天只是随缘地生活着,谈不到精进,也不会不念佛。也很少为了某种感动而哭泣了。心中平淡的没啥感觉,尤其念佛人最应该有的厌离娑婆和欣往极乐的心也没有了踪影。看啥都不错,活着也挺好,往生也不一定非要立马就走。

记得最初念佛啊,每天最幻想的事就是快点往生 ,阿弥陀佛啊,你快点来接我吧,我想现在就往生啊—-,那些感觉竟然都没了。可是偶尔想到往生,也没什么不舍了,我知道我不是退步,而是在弥陀的加持下一点点进步着,让娑婆的日子能够更自在一些。

以前总想快点往生,坐卧不安,心似煎熬、啥都不想参加,爱人曾经因为一个夏天我不会陪他去广场走走,而心生郁闷,我就是念佛人,我就是伟大的理想要往生成佛,不是特意想标榜,而是看不惯这世界啊。所以有求就是贪心,有贪心就烦恼,就不自在啊。

那么真的不厌离了么,还是无心参加任何聚会和逛街活动,然后却不再强烈拒绝,也不想参与广场上的歌舞,然而逛一逛也无妨,可是真的让自己融进去,那是没办法做到了,所以是弥陀给我了我无穷的智慧,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暂时的,我是早晚要走掉的,这一切都不过是因缘合和而已,都是一场闹剧罢了。

这世界也不让我再那么厌烦,那是因为我知道我的家在极乐,此生必回家,这一路的风景好坏,不再那么强烈地牵扯着凡夫这颗心。昨天看了佛楷写的《自由与自在》,写的真妙,他总是能把微妙的道理说得明白透彻:

自在包含自由,能自在的人一定自由,自由的人未必得自在;自由需要条件,自在不倚赖于环境;自由心随境转,自在境随心转;自由属于人为,自在归于自然,自然者,能够长且久者也。

念佛真的感受到了这份自在,虽不能同菩萨的自在相比:佛菩萨不然也,其用心湛然常寂,如镜照物,事来不迎,事去不留,念念安住于当下,念念真心所在——成佛者,得大自在也。

但观世音、大势至菩萨是我的圣友,我相信他们会把那种自在传递给我一些,让我们念佛人感受到这种无形的自由。娑婆给不了我自由之身,然而已经不能障碍我有了的这点自在,我相信古时,身在牢狱之中的古德,不会有不自由的感觉,因为自在已经包含了自由。

活了这个年龄没什么座右铭,因为从小就是没有理想和目标的人,而今天我发现有了一句作为我人生的格言很适合—-对付活着吧。

昨日一个年轻的孩子(去年失去了爸爸),年三十的夜晚,在他眼里神圣伟大的妈妈喝多了酒,竟然一反常态。孩子怯怯地问我“她会怀孕么?”我的心也是不平静了一会,没有恨这个可怜的女人,是业力太可怕了。难怪佛陀为我们制定了不饮酒这样的戒,因为我们的心根本不受我们自己控制。我们已经生活在这样的时代了,一师兄说,现在是伦理颠倒了,没啥感觉,好像与自己不沾边似的,可紧跟着一句话也让我梦醒,他说,以前都是我们要恭敬老人,有好吃的先给父母,现在人可倒好,有好吃的都先给小孩子吃—-,哦,还以为自己不错呢,原来自己也早已伦理颠倒了。这样的世界我还会眷恋么不舍么?有时候已经无语,那时因为伟大的世尊所说,一样一样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,就没啥可生气的了。好在弥陀好坏无简择啊。

一个坐在轮船上过海的人,已经没有必要坐卧不安焦急难耐地渴盼快点到达对岸了,因为知道再急也是船长的事,而我们知道一定能够到达就好。

正常情况下,咋地一时半会也死不了,日子还要过,饭还要吃,不如放下焦急的心,体会一下这人生最后一报身的自在,在这五浊恶世里,再尝一下苦乐的人生,我们知道人生的结尾啦。就好比考大学,明知道被保送清华,可是也要尽量答完考卷吧,再急,大学也不能先录取。

即使真的不愿往生,再多活几年,罪恶凡夫的我们,也没啥错误的,本就罪恶之身,能够念佛就是淤泥之中一朵盛开的大白莲花。

佛太慈悲了!我只是一个烂窝窝里一只臭虫,就因为我听到慈父的呼唤,告诉他我愿意回家,就可以被救!

南无阿弥陀佛!

2013-2-19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

作者: suifo

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