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论法师:没人数落的感觉

好多年前一次坐火车,对面大姐很能聊,是个搞建筑的包工头。就聊到她离婚了,又找了一个就在家做家务的男人。她说,我宁可养着他,我就图他这人没“事”,以前的老公,那就别提啦,她说,我是一天咋地都不对啊。当时我真想紧紧握着她的手说“知己啊”。

今天咱都出家了,当然知道一切都是因缘。被说落,被批评,都是正常,总比夫妻打得头破血流,骂爹骂妈强多了。不过对比以前的生活我还是觉得现在挺幸福的。因为没人数落,没人管教,没人整天给讲道理,没人横挑鼻子,竖挑眼的,这感觉简直太棒了。这辈子就心思没人说是啥滋味呢,哈,终于体会了。

出家就如还没准备好,一下就被推到海里,看啥都很神奇,听谁说话都有道理,都能让自己受益。一个人不管在世间做了多少工作,劝了多少人念佛,出了家就跟那些不挂钩了。这段日子肯定会成为一段多美好的回忆啊。

出家的生活,也要细细的体味,才有味道。估计就像会喝咖啡的人,一小口一小口品尝吧,据说别人认为的苦的味道,恰恰是咖啡的魅力所在。而世人觉得的苦,正是出家让人安贫乐道快乐所在。不过如我这样粗劣的人就喝点速溶的咖啡也不错,仰脖直灌,一饮而尽。

这几天阳光明媚,就徜徉在太阳底下,或者午后拿个小凳,坐在庭院一角,把后背晒得热乎乎的。就特别喜欢吟诵那两句话:不是闲人闲不得,闲人不是等闲人。

还记得是瓦后宫主师父给“好处多”的留言:

逢简单的人,遇简单的事,

生简单的病,信简单的法。

简单念佛,简单往生。

简单么?其实太不简单啦!诚如古谚所言:“不是闲人闲不得,闲人不是等闲人!

哦,结果那天晚上,就看到师父的《闲》,这可真是师父的慈念力,也很不可思议的。就是啥事都没有,什么事都没有,没有事的约束,催动;没有时间的观念,白天晚上今天明天都是这样子念佛;没有其他别人来制约什么,要求什么,没什么命令,没人说你必须,你一定,你争取,甚至没人说你很棒,也没人说你不行。呵呵,这种悠闲的日子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来表达,所以每天就在我心里拽出一个线头说几句。当然我这笨拙的文字,也是让大家略窥一点安逸和自在吧。

寺院的生活和在世间不一样的。在世间是为了做事的,无论居家过日子还是工作单位,都是力求把事情做好。能办事,会办事,才能体现一个人的价值和能力。所以人就被制约的,有压力的,所以我们常常在意别人的眼光。说实话,在世间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是不太可能的,因为就是那样的环境,氛围,所以我们好像天生就为别人而活着似的。甚至修养自己,提高心性,学有所成一切都是为了会做事。

而事实是这个世间是虚幻的,我们人把房子建在沙滩上,稍一风吹草动,可能就灰飞烟灭,所以我们一直在肥皂泡里努力。人当然是烦恼的。

出家就太不一样了,做事情不用担心被埋怨。因为佛法讲因缘,一切都是因缘做主。出家人的做事都是随缘来做,因为本没什么一定的事非要来做,一切都无非是炼就凡夫的心性,任何事情都可以当成反观自照的机会。

事情做成了,人骄慢了,那说明这事也不算成功;事情搞砸了,人低头了,承认自己不行了,这事说明才是成功了。那天听到做事是为了磨练心性的,就觉得太轻松了。做事情不用管成不成,好不好,这人活得能不自在么。

其实在世间我们念佛人也可以用这种方式,来正面思维,就会好过多了。今天我们家乡一个乡村道场,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租房,还挺上火的,难得大家热心集资。其实这就是因缘不具备,是阿弥陀佛安排此地因缘还不到,没必要花太多的钱去租个房子。做事情办成了是阿弥陀佛安排的,没办成也是阿弥陀佛安排的,只要听凭接受当下的结果就可以了。人就轻松多了。

有一天和佛闻师父去净人寮房。刚刚参加做饭的净人正高兴今晚做的菜都吃没了。要是换了我,肯定也要高兴,做的好吃当然开心。听着出家多少年的师父说话就是受益,佛闻师父慢悠悠地说,哦,是很好啊,不过菜吃没了,也不用太高兴,也许今天大家正好你多盛一点,她多盛一点,这样就没啦。如果有一天菜没吃完,也不用多想,正好今天大家都没胃口,每个人都少吃了一点就剩下了,也不代表不好吃。

啥样都平常心就可以啦。凡夫的骄慢心真是很昌盛的,认为自己做菜好吃都可以骄慢起来的。所以明白道理的师父一般很少夸奖谁做菜好吃的。我就不行啦,每遇到好吃的都是大大赞叹,实际上都有可能助长别人的骄慢。 在寺院真的就是越平常心越好。

佛闻师父还说到另一个例子,比如斋堂里,典座让做五碗米,做饭的做了三碗米,结果三碗正好。那怎么样啊?结果人就容易起骄慢心啦,看看,我说三碗够了吧,典座也没有我的眼光准。

也许大家听到这些都是很小的事,而在我听来都是很震惊的。我几乎闻所未闻的思维模式。我们在家时所认为的骄慢都是很暴露的,甚至盛气凌人一类的,亦或认为自己很有能力的。可真没想到原来骄慢竟然可以这么细微,细微到我们根本不懂不知道这是一种骄慢。所以我们真的要有善知识的引领、指导,才能老实一点啊。

当然骄慢比比皆是,是我们一辈子都发现不完,更别提能够改进的。只是我们发现一点,就老实一点;发现一处,头就会低下来一些罢了。骄慢是无有止境的,因为本性如此。

在世间忙着做事,心向外看,忙着劝人念佛,忙着告诉人念佛往生;在寺院这个团体里,不用讲念佛往生,大家都知道了,那就只能往内看看自己。“我”真是一个很强大的未被认识的领域啊。

以前认为自己行,自己对,自己高高在上,心像一匹狂野的马,很怕缰绳来束缚,所以觉得出家怕被约束,不敢出家;现在才知道,这个环境让很多细微的骄慢都暴露无遗,人就老实了,心的野马就如遇到威严的王者,低下了头,乖乖的走路,再不敢横冲直闯,所以空间反而变得宽敞了。认为自己错了,人就自然很自在的。

那天群里的女人们在诉说着烦恼,我告诉她们,不要怕,极乐是我们最终的归宿,寺院是娑婆世界最后的退路。大不了,苦恼到一定时候都来出家吧。哈,结果还让莲友们感动一阵。寺院好像是我们的娘家,成了大家坚实的后盾啦。

我打着台灯,爱几点睡就几点睡,省得有写不完的东西;我念佛爱念到几点就几点,省得有念不够的感觉;我两套宽大的衣服,里面爱套几件就几件,不在乎厚厚的感觉不好看;请的棉鞋要大大的,爱垫几个鞋垫就几个,脚暖和就行;最主要早晨起来,脸爱洗就洗不爱洗拉倒,根本就没人在意;想吃饭就吃饭,不想吃饭就断食,我的佛啊,真是老天给福是逆着来的,又经历一次阴冷绝望的疼,稀里糊涂就走到人最应该过的日子里了。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

作者: suifo

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