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年特辑 | 新年对时间的思考

新年特辑 | 新年对时间的思考

净宗法师 编辑部de故事 今天

南无阿弥陀佛。大家好!

时光轮转,又到过年。每到过年,都会让我们生起对时间的思考:年到底是什么?时间到底是什么?生命到底是什么?

时间可以说是让我们觉得最亲切、最实在,又最迷茫的一种现象。我们百思不得其解,我们觉得很微妙。一切万事都以时间而展开,春花秋实,成住坏空。

我们视时间为理所当然,甚至向它礼拜。时间给我们生命,时间似乎又摧毁一切生命,生生死死,生老病死,都在时间的长河中演变。正如一句成语说的,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。可以说时间正是轮回败坏之相。时间是对生命本质生存的极大束缚,如果不能突破时间的障碍,人永远没有自由可言。

在俗语中,处处存在着对时间的敬拜。比如“时间就是金钱”“时间就是生命”“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”。中外关于时间的格言数不胜数。这些都是没有了解时间的真相。

直到近现代,由于物理学的发展,科学家如爱因斯坦就指出,时间是人类的错觉,时间甚至可以倒流,也可以加快。这和佛法中所说的有相似相通之处。

时间到底是什么?它是否存在?按照佛法说,时间并不真实存在,它是众生心念生灭的一种刻度。我们心的念头,念念生灭,这种生灭的现象就产生了时间。

我们说哪一年、哪一月、哪一日、哪一时,只不过是一种人为的刻度。就像我们拿一把尺子,上面有刻线,表示它的度。也就是说,时间本质是不存在的,它是人类的一种想象,一种心绪、心念的加工,这种展示用刻度把它表示出来,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。它在每一个生灭的节点上,然后又走向下一个生灭,这样时间就流现出来。

这样讲可能还是很难懂,因为我们生来就在时间当中,所以很难理解没有时间是怎么回事。其实时间是三界的土特产,是我们这个烦恼、轮回、颠倒世界特有的现象。所以说“人生如梦”“三界无常虚幻”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”。什么梦幻泡影?就是时间。

极乐世界是没有时间的。我们就更难理解了,没有时间怎么活呀?活着不就是时间吗?是的,我们确实难以理解。

我想举两个比喻来说明。

比如做梦。梦中有时间概念、空间概念,我们觉得非常真实,就像这样活着;梦中我们无法想象,等我们醒来,梦中的一切都消失了。梦中的时间概念,跟我们醒来的时间概念是一样吗?完全不一样。当然,以佛法的角度来看,都是幻相,但是我们的感受完全不一样。在梦中我们无法想象醒后的世界怎样生活,但是醒后照样可以过。我们在三界轮回这个时间概念中,无法想象净土没有时间的生活;但其实等三界之梦一醒,会发现净土生活得更好,不是没法生活,而是没有那种轮回的生活,是一种解脱自在、大安乐的生活。

再打一个比喻,就像刚才讲的刻度尺。一条刻度尺,上面一格一格的,很多刻度,好多小蚂蚁在上面,它们只能从一个方向往前爬——但其实是循环的,尺子搭成一个环。蚂蚁从一个方向往前爬,往前爬,一直爬爬爬……这就是时间的轮回之相。人就是刻度尺上的蚂蚁,现在爬到2018这个刻度点上了,2018有很多细的刻度,一月、二月、三月、四月……每一月里有多少天,每一天里有多少小时,每一小时又有多少分,分中又有秒,这些刻度就是我们的时间。我们就像蚂蚁往前过,从2018过到2019这个刻度,这是我们世间的现象。我们在这里习惯了,“我现在在哪?我在2018年哪个点上”,就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,“离开这个怎么活呀?”因为生下来就在这种刻度尺上爬着,而且只准往前爬,不准后退,所以觉得生活就是这样。

这上面的蚂蚁就是这样,它不能想象离开刻度尺怎么活。没有空间了,没有地方玩,这就是它的平台呀。但其实是可以活的。地上仍然有蚂蚁,对吧?地上的蚂蚁就不用这个刻度尺,它们到处随便爬着呢,也没有一个方向的规定,可以前,可以后,可以左,可以右。除了蚂蚁,还有大象呢,空中还有鹰呢,飞鹰用得着在这个刻度尺去爬吗?虚空中有这个刻度吗?没有。但是仍然有它们生存的状态。

这个环状的刻度尺就是三界轮回之相,上面的蚂蚁就是我们这些轮回的众生;虚空中的飞鹰可以说是阿罗汉、佛菩萨的境界,他们不受时间的限制,也不存在时间这回事。净土的存在不需要在这个刻度尺上。地球上人类的文明都以这个刻度尺来产生,所以一切离不开刻度尺,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;但是到了净土完全是新的现象。

总之,时间是奥秘的、挠人的,也是催人老的。像我今年已经52周岁,因为有些阅历,对时间的观念和小时候就不一样,淡了许多。小时候觉得时间是一种立体的感觉,昨天、今天、明天,一年好长,那种刻度特别明晰。但是现在,好像五十几年犹如昨日;再展开,即使五千年,时间的长短似乎没有了印象,时间不是立体的,成了平面的铺展。好像我们把一岁、二岁、三岁、四岁、五岁、六岁……每一岁都拍成照片,把它们平铺在桌面上,你都能看得到。你可以把这些照片像玩扑克牌一样,次序前后颠倒。上了年龄,时间对我来说就不一定按照次序去排牌了。这个不好,会打乱时间的次序;但是也很好,让我们对时间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执著,也不受它束缚。尤其有念佛,往往会悠闲自在;如果没有念佛,往往老气横秋,悲叹时光不多。

大乘经典经常说到“念劫圆融,广狭自在”,这是佛教特有的时空观,在佛菩萨净土就是一种事实。什么叫“念劫圆融”呢?一念之中包含过去、现在、未来无穷无尽的时间。这是我们没法想象的。所以佛教讲的时空观,像《普贤菩萨行愿品》,经文虽然不懂,多读也能扩展我们的心量。

我们长久以来在这个小小的地球上生活,好像觉得很广大,其实很憋屈;觉得很自然,其实很束缚。根本的束缚就是时空的束缚,特别是时间。极乐世界没有时间,有它一种生命的展示方法,就是寂灭。寂灭就是不生不灭,当然就没有时间。

物理学的公式:时间×运动的速度=空间。时和空一定和运动相关,如果没有运动,自然显示不出所谓的时和空,这是简单的物理定义。其实整个时空的展现是以我们心念的生灭运动而显示。如果我们心的念头,所谓一念不生就是寂灭,这就是真如本来的体性,这时就没有任何的时和空。所以,时、空也是空性的。这样的话,短的可以变长,长的可以变短;三际可以入于一念,一念可以展为三际,过去、现在、未来无穷劫,展现这么多。无穷世界、微尘刹土可以塞入一个小毛孔,一个毛孔也可以容纳无边世界。这是佛菩萨的自在境界。但是说这些,也还不是体,是一种相上之用;体是真如,证悟到空性、真如的本体,自然展现这样的作用。

如果我们理解这些,看大乘经典中所说的时空,就不会认为是神话;不懂的人认为是一种神话,夸张。其实是自然而然的,连现代物理学都已经走到这个份上了。所以有人说:“科学家千辛万苦做种种的科研发明,好不容易走到山顶上,发现有一个佛门大师坐在那里。”研究这么多,答案早就在佛法的经典当中。

而且我也不认为现在的科学发展能够揭示佛法的真理,因为他们研究的是不同的路数,虽然有某种相似。比如对于时间,科学认为是幻觉,但是它的路数不一样,它是在有为法当中。有为法也是人的心念所展现,这个心念的心体是一个,所以它必然在某种程度上揭示真理;但是这种心念展示的心体作用,已经违逆了真如性,它是颠倒见所产生的。所谓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”,梦幻泡影中所揭示的不可能是原来究竟真实的本相。

有人说“宇宙飞船现在速度不够快,如果很快的话,会不会飞到净土呀?”不是那个概念,再怎么快也飞不到净土,它们是不同的存在状态。就像梦里发明一个飞船,飞得特别快,能飞到你床上吗?飞不到。但是你醒了自然就到床上了。所以我们要到净土,倒不是说乘宇宙飞船,再怎么超光速也不可能到净土;只要念佛,命终之时当下就在净土,它是另外一种路数。

因为过年,跟大家讲这一段,加这个小餐,听得懂就听。就像吃饭一样,你嚼得下去,觉着有味道就吞;如果听不懂,觉得难以消化,就不用听,还是归到念佛。

南无阿弥陀佛是无量光明、无量寿命,这是就我们世间的名词来讲,我们喜欢讲多,如果讲“不生不灭”,就懵了,所以讲无量光明、无量寿命。

它本身就是对时空的超越。无量光是超越空间的,遍一切处的存在;无量寿是超越时间的。我们的寿都是有量的,比如几千年、几万年,都在哪个刻度上,是有量度、有刻度的。无量就是超越时间的量度,所以短可以为长,长可以为短,无量本身是超越的。

我们只要念念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“南无”是归命,归命无量光寿的佛,也就是归命超越时空束缚的净土境界,自然在佛的愿力、光明摄受下,领纳了南无阿弥陀佛超越时空的大自在、常乐我净、光寿无量、成佛的生命。所以恭喜大家,这才是真正的新年的含义。

(选自净宗之声公众号)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

作者: suifo

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